一个坦诚的小号

双担,互攻,放飞自我专用号。
11点前睡觉

最近在构思一个猫鼠无差的故事。白玉堂身死冲霄,展昭一世世轮回去寻他。

轮回的时间点一直在往前推移,从白玉堂闯楼前到通天窟陷猫,再到苗家集初遇……展昭一世世轮回去寻他,但每一世都改变不了白玉堂葬身冲霄楼的结局。最后展昭决定若一开始遇见他就是一个劫,那便不再相见了。

可是没有白玉堂,展昭的人生又如何能够完整?便是天意要他世世不得与白玉堂白头到老,那也要同他相遇,做一生知己,再坦然赴死。

最后一个故事开始于初遇,展昭下定决心不与白玉堂相遇,却又在他负伤之时忍不住出手相助,随后化名“熊飞”,向白玉堂提起“故人”。最终得白玉堂一句:能相识便是今生大幸,何来相遇是错。

展昭心结解开,白玉堂身形变为透明。

其实这是展昭枕着游仙枕在做一个又一个有着白玉堂的梦。他在苦苦挣扎中醒来,发现自己只是在做着一个又一个轮回转世的梦,而世间再无白玉堂了。


评论(2)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