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坦诚的小号

双担,互攻,放飞自我专用号。
11点前睡觉

知君意(三)

为 @Nekomaru p的小白美图抓紧时间更一章。这章比较无聊走走剧情,后面酝酿一次感情爆发。给展大人刷刷时髦值kira~


展白二人领着众女子向山下行了一个时辰,许是自由在望,几位胆子稍大的姑娘低着声悄悄聊起天来。

“展大人模样可真好看。”

“是哩,我再没见过比他更好看的男人了。他往那处一站,明明是黑黢黢的洞口,我却觉得光芒万丈。”

“你们说展大人这般英雄人物,有没有娶亲呀?真想看看是何种模样的女子能配上他……”

几个女子声音絮絮,一般人要凝了神听,才能窥探一二。偏是展白二人耳力惊人,这些话一字不落地听了个全。白玉堂不由气结:“想我白玉堂也是英俊潇洒风流倜傥俊秀不凡的一个人物,可这些姑娘却只看着臭猫!这身破布真是碍眼,待下山后定要让那出馊主意的四哥吃些苦头!”心里又酸又气。

展昭平日巡街时这般赞美早已听惯了,却还是忍不住悄悄红了耳朵。想那耗子听了这些话定会气闷,不由得垂了眼睫,淡淡笑了起来。这一笑仿佛风吹雾散雨霁天晴,笑得几个偷看他的姑娘羞得别开了脸,心神荡漾。

“他冲我笑了!怎么会有这样好看的人啊!我要晕倒了!”

“怎么成冲你笑啦,分明是对我笑的!”

“你们小点声儿,可别让白姑娘听了去。我看她进来时同展大人牵着手哩。”

白玉堂正在咬牙切齿腹诽臭猫又招蜂引蝶胡乱勾搭女子,听到这话险些脚下一个踉跄。

像是怕打碎什么美梦,方才还算愉快的气氛突然冷了下来。议论声沉寂片刻,才有个清脆的女声怯怯提问:“展大人是为救白姑娘上的山吗?”

过了好半天,才有一个略带惆怅的声音应道,“这英雄为美人赴汤蹈火的故事,我画本里偷着见过,说书人口里听过,如今亲历了一回儿,故事里的美人却不是我。”

旁人安慰道,“姐姐莫伤心,且不知白姑娘是否是展大人的心上人。展大人这般杰出的人物,嫁给他,哪怕是做小,也是心甘情……”

话音未落,却听得一声巨响,不远处一座山包炸开,飞走的乱石碎土直响众人袭来。人群顿时骚乱,几位胆小的女子吓得失声尖叫起来。早已是惊弓之鸟的少女们忍不住想展昭边上靠去,这黑黢黢的山岗,只有这将她们解救出来的英雄才能让她们体会到一丝安全感。

人群中突然冲出一名女子,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冲展昭扔去一把闪着幽蓝微光的飞镖。巨阙出鞘,在黑暗的树林里破开一道雪亮的光。展昭举剑挥开暗器,奈何围在他身边的女子太多,不便施展手脚。躲闪之中,一枚飞镖直冲旁边一名粉衫姑娘袭去。姑娘已吓得花容失色,颤抖着身子竟不敢动。展昭回救不及,只得飞身上前,以身相掩。

飞镖扎进肉里,展昭只觉背上一痛,闷哼了一声,便状若无事般站起来挡在众女子身前。此时白玉堂也击退暗器,飞奔向展昭跟前站定,咬牙看向偷袭之人,恨声道,“又是你,白菊花!”

白菊花冷笑一声,“不错,是我。王爷部下这连环计只等开封府来自投罗网,没想到除了御猫,还来了一只老鼠,真是得来全不费工夫。”

“是你们故意在麟州附近劫走御品,拆卸下玛瑙金樽和乾坤仪分批带走。”展昭无声地向前踏一步,把众人护在身后。

“任谁也想不到,在麟州劫贡品的会是千里之外的檀州山贼。官家下令开封府十日内破案,开封府破不了案,坏的可是我大宋和西夏两国的邦交友盟,自会拿开封府论罪。不想你展昭竟有通天的本事查到了这里。”

“那檀州知州那个狗官可是襄阳王麾下走狗?”白玉堂何等聪明,暗道连环寨拥兵自重,为害一方,知州却说不知,不肯发兵,定是与人串通好了。

“是又如何?”白菊花悠然一笑,继续说道,“我早就谋算好,即使展昭查到此处,调不动兵,必会潜入山寨。以他本领,要取回御品自是简单,但是……”

“但是以这笨猫的侠肝义胆,听闻有良家女子被掳,自是不会坐视不管。所以你潜伏在被掳女子中,伺机而动。”

白菊花听到白玉堂口中说展昭“侠肝义胆”,不由得挑了挑眉,也不否认,“无论如何,今天你们俩一个也别想走!”

白玉堂挑唇一笑,目光流转中露出几分邪气来,“别夸下海口到时候哭,小爷可不是这臭猫,三番五次对老情人手下留情。小……”

话未说完已被展昭拦住,低声道,“别闹。如果只有你我二人要拿下她当然不在话下,但眼下还有这么多……小白鼠,你带着姑娘下山。我早已探查过,下山不过二里左右,张龙赵虎在山下接应,你送……”突觉腹中一痛,将呻吟声狠狠压下。

“不行,她弄出这么大动静来山贼马上就到,你这三脚猫的功夫如何抵挡?还是我……”

展昭无意同他纠缠,“没时间了,带她们走!”不待白玉堂应下便运气上前,同白菊花斗做一处。

白玉堂咬牙,似是下定决心般转过头,道:“你们跟我走!”

 


评论(23)

热度(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