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坦诚的小号

双担,互攻,放飞自我专用号。
11点前睡觉

知君意(七)

  @Nekomaru 要断更几天,明天手术~第六章后面补了一部分,记得翻回去看


“开封八卦头条《那奔驰的马背上沉睡着如意郎君,我用爱唤醒你》;汴梁娱乐头条《红衣褴褛不掩倾城绝色:带你走进开封偶像展昭背后的女人》;刘钱快报头条《绝色佳人为爱千里走单骑》……”

包拯看着白玉堂越来越难看的脸色,笑得满地打滚,“哎呀看不出来我们白五爷竟也是如此腥风血雨体质,只不过城内驰马,便霸占了好几日的头条哈哈哈哈哈……”

“老包你有完没完?!”白玉堂恼羞成怒,上前揪起包拯衣襟作势要打。

“白玉堂——”展昭斜倚在床上不慌不忙唤他名字。

白玉堂气鼓鼓地哼一声,就此作罢:另一位当事人如此浑不在意,自己在意了反而显得小家子气。

包拯松一口气,目光在两人之间来回逡巡,嘿然一笑,又开始捧读:“那夜如此冰冷,身着嫁衣的女子绝美的脸上露出一丝惨淡的微笑‘展郎,你若去了,我绝不苟活!上穷碧落下黄泉,我都要寻你!’心念一定,便似有了无穷的不气力,将人扶上马背,狂奔三天三夜,不休不眠不知疲累……”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围观的徐庆实在忍不住了爆发出一阵大笑。他是个混的,早在包拯念第一篇八卦小报杜撰的“独家报道”时就已笑开,边笑边拉着白玉堂打趣,“我们五弟何时变成痴心烈性的美娇娘了!”白玉堂放了几次狠话,四鼠拉了又拉,这才让这憨爷憋了笑。

“……她只一心要救自己情郎的命,哪管这大宋律法不可闹市奔驰!飞驰的马儿在开封府衙前被紧紧勒住缰绳,长嘶不已。红衣女子翻身下马,猛地跪在衙前……”

白玉堂一跃而起,“我去,谁跪在衙前了!小爷那是太久没吃喝没休息一时失手没站稳,老包这八卦小报传谣毁我名誉发行量过五百了没有,赶紧抓了!”

“抓什么抓!人家分明见你跪下了,这是事实!”

“到底哪来那么多知情人给这些小报供稿啊,”白玉堂伸手去抢包拯手里的纸,“清纯佳人小冰冰这什么破名字,差旅费报销人这都啥玩意儿!”

公孙策不露声色,这些天他以匿名身份给八卦杂志提供线索,已经替开封府挣下三个月的伙食费。

“白少侠少安毋躁,学生明白你救展护卫只是英雄相惜,绝不是外界揣测的那般。何况,众人只知那天驰马的是一位绝色佳人,不知是英名远播的白五爷,解释了反而有损你的美名。不如就由着他们乱写,让这真相藏在假象之后吧。”

白玉堂被顺了毛,气消不少,大手一挥,“行,五爷我大度不计较。”胡乱翻翻又嘟囔道,“怎么都是我倾心臭猫的。”

“有有有!有他爱你的!我给你念!”包拯立马翻出另一份,“……被掳女子一双秋水明眸望向展昭,粉泪盈盈,只把这铮铮铁骨的英雄男儿看得柔肠百结……”

“大人——”展昭被这诡异的形容弄得浑身不自在,忍不住出声打断。

“不准停,继续念,继续念。”白玉堂见展昭红了脸,甚是开心。只要能让这猫出糗,他乐意奉陪。

“……‘姑娘莫怕,我定救你出去!’‘你是谁?如何能救得我?可知这寨主有通天本领,多少英豪都折在他手上,你如何能救得我?’‘我是大侠——展!昭!’……”

“哈哈哈哈哈哈哈……”白玉堂一点面子也不给,笑得比谁都张狂,还拍拍张龙赵虎,“笑,都给我笑!”

蒋平看看他五弟,不由叹气,“这傻小子完全乐在其中”。再看一眼展昭泛红的耳根和掩不住笑意的眼,“真是愿打愿挨”。

王朝的声音打搅了这满室欢乐愉悦的空气。

“启禀大人,有一名姑娘在衙前求见……”他抬头看了一眼展昭,“求见展护卫。”

一听有案子,包拯立马正经不少,“何事求见?为何不见本府,要见展护卫?”

王朝看看展昭,又悄悄看了一眼白玉堂,“那姑娘带着十来个家丁,扛着大红箱子,说是来自檀州,为报展护卫救命之恩,特来提亲!”


评论(21)

热度(1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