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坦诚的小号

双担,互攻,放飞自我专用号。
11点前睡觉

知君意(九)

 @Nekomaru 久违的更新,前文感情戏小修了一下。此章相关(二)、(八),忘记剧情的可以去看一眼~


“不,我想知道,你那么怕水,是怎么从潭里出来的。”
这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白玉堂腹诽道。

他见展昭晕过去后,顿时惊慌失措,不知如何是好。他不会水,展昭晕过去后两人直直往下沉。

潭水漫过胸口让他喘不上气,连呼吸都困难,然后是脖子、嘴巴……

“莫不是今天要和臭猫丧命于此,做个同命冤鬼?”白玉堂在挣扎中暗恨自己没跟四哥多学两招,不然怎会落得如此地步。

展昭昏迷前紧紧抱着他,双手在腰部勒得死紧。白玉堂试着拉开他的手却拉不动,这个姿势实在是行动不便,更别说白玉堂本就不通水性,只能胡乱扑腾。冷飕飕的水溅在脸上,可能要失去展昭这个恐惧,让他忘记了此刻自己身在水中,也不知是哪来的力气,挣扎着往潭边游。

万幸的是潭并不大,白玉堂估摸着自己大概用了一刻钟便摸到了湿漉漉滑溜溜的岸边。他攀住一块凸出来的石头,借着月光看展昭青白的脸。

他拍拍展昭,喊他,“展小猫,你醒醒!”无论如何呼唤,昏迷的那人都毫无反应。白玉堂只觉一阵发晕,也不知是背后失血过多,方才挣扎气尽所致,还是为这不省人事的猫。

他强自镇定下来,这才想起怀中有大嫂给的九还丹,也顾不得这药珍贵,要耗多少心血才能炼制一颗,一股脑儿倒出来全给展昭喂进去。无奈此时展昭人事不知,根本咽不下这丹药,白玉堂焦头烂额中,把仅有的三颗药全嚼碎了,托住展昭下巴,撬开他紧闭的牙关,喂了进去……

他是不知道方才自己溺水时展昭给他渡气一事,依他的七窍玲珑心,若是知道,定要在这慌乱中生出几分宿命般的绮思来。

白玉堂喂了药,一手攀着石头,一手搂着展昭,在暗夜里思索着:倘若开封府和四哥都靠不住,只得我带这猫下山去。可这潭这般深,此时我气力已竭,不知要休养多久才能上得去,上面的山贼不知是否还守着……若是往下游走,我水性不好,怕是……

他想了许多,却想不出一个能快些带展昭出去的法子,一时束手无策,心里憋屈不已。好在开封众人和蒋四爷很靠得住,领着官兵上山来找他俩,这才解了他的愁。

白玉堂恨恨瞪这乱讲话的臭猫一眼,又看到他脖颈上的牙印,想起他曾与这猫唇齿相依,更是不自在,“白爷爷有通天的本事你又不是不知道,区区一个小水潭如何能困得住我?眼下你活蹦乱跳地还管我是如何将你带……”

“我都听四哥说了,”展昭打断他的话,盯着他发红的脸,“我也听先生说了寨中的七杀阵,小白鼠,为何我会在幻象中看到你?而你在我喊你后,为何会气息大变,你看到了什么?”

白玉堂惊得快要跳起来,他倒是没料到展昭会去问七杀阵的事。寨中的七杀阵和六欲阵组成连环阵,闯阵者一入阵便分不清方向使不上劲儿。加之六欲阵能勾引出人内心最深处的渴望,他以为展昭心里装的会是侠义青天,是天下苍生,却没想到他会在快要破阵时喊了一声“玉堂”。白玉堂在破阵时见过无数个出现在杨柳岸边、立在树上、月下舞剑的展昭,他知道这些笑吟吟的展昭是他内心的魔,他一走过去,碰到的不是温暖的躯体,而是冰冷的陷阱,致他死地。

所以他对这些或笑意盈盈或隐忍委屈的展昭统统视而不见,直到他牵着的那个人静静喊了一声“玉堂”,心魔顿时顷涌而出,白玉堂猝不及防,顿时手忙脚乱。对面那个笑意盈盈的展昭手轻轻一抬,一枚鱼骨镖迎面袭来……

二人数次生死相依,肩背相付,死生同命,懵懂不通人事如展昭都在深潭的那一刹电光石火间想到了什么,更何况七窍玲珑心的白玉堂?他怎会不知自己为何会在阵中看到展昭的幻象,为何会因着那一声“玉堂”而方寸大乱险些丧命。在潭中他无暇深思,这几日他不愿去想,怕想通后烈性如他,再也不能以兄弟情谊去看这猫,最后落得个形同陌路的下场。

思及此处,白玉堂惨然一笑,“既然公孙先生都告诉你了,你为何会在阵中喊我的名字?展昭,你在阵中又看到了什么?”


评论(7)

热度(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