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坦诚的小号

双担,互攻,放飞自我专用号。
11点前睡觉

知君意(八)

 @Nekomaru 犹豫了一下把这章发了,本来想对第七章大修的,还是以后一起修吧。懒癌晚期这下真没存货了。等休整好了继续更~


王朝看看展昭,又悄悄看了一眼白玉堂,“那姑娘带着十来个家丁,扛着大红箱子,说是来自檀州,为报展护卫救命之恩,特来提亲!”

展昭被这话惊了一跳,下意识地去看白玉堂,只见这耗子赌气地哼了一声,打开扇子悠悠地扇起风来,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模样。

他正要开口回绝,公孙策却伸手一拦,“此女子如此不羁世俗上门求亲,想来绝非寻常女子可以比拟。展护卫莫太早下定论,不妨看看,免得错过良缘。”然后一拉包拯,笑道,“展护卫还需休息,大人先与我去前厅拜会一下远客。”

徐庆是个混人,这时也开开心心拉了几个兄弟去看热闹。白玉堂虽心下不快,但也好奇是何等样的女子,才能做出如此惊世骇俗之举,瞥了眼展昭,也跟着走了。

尚未走到正厅,听见一男声道,“小女自小顽劣,喜好些英雄侠客的话本桥段,仗着学了几下拳脚学人行侠仗义,不了被贼人掳上山。幸逢展大人搭救,才化险为夷。展大人一表人才,在江湖上侠名远播盛名不坠,小女分外倾心,这才做这惊人之举。小女愿以身相许,以报展大人救命之恩。”

白玉堂透过后厅遮着的屏风,看到一中年长须男子领着一名粉裳女子。那女子看模样不过二八年华,秀美的面容里此时含着一丝羞意。他正要走出去,却被一只手紧紧拉住,回头一看,展昭披了外衣跟了出来。

“臭猫,等不及见你的美娇娘了?唔……”白玉堂看他神色匆匆,简直要喷火。

“嘘!”展昭捂住他嘴,把他拉在一边。

“不知展大人伤可好些?我是到了开封才知道展大人竟受伤不轻……”粉裳女子声音如黄莺出谷,活泼动听。她犹豫了一下又问道,“八卦里说的红衣女子可是白五爷么?”

白玉堂听这声音就气闷,又恨她揭了自己身份,迁怒起展昭,狠狠瞪了他一眼。展昭双眼含笑笑回望他,也不说话,只伸出手把他往自己方向拉近了些。屏风不大,二人挨得极近。展昭在潭中似有那么一丝通了窍,却在情事上尚有半分懵懂,只知道眼前这人如今的赌气只为了自己,心中莫名有些甜蜜。

“展护卫中的毒颇烈,此时尚在后院休养。这姻缘一事需两情相悦,对对方深入了解,方能天长地久,”包拯对红衣女子一问避而不答,“敢问姑娘对展护卫了解多少?”

“我原只知道展大人武功高强,相貌俊美,乃是一等一的人才。进了开封打听了一番,才知道展大人是开封女子的偶像和心上人。听说展大人喜爱吃鱼,特地央了大厨学了好几种鱼的做法。虽然这只是不足为道的小事,但足可见我对展大人的真心,愿意为他做任何改变。何况……何况我还会些功夫,若能得展大人青睐,想必日后江湖上也会多一对侠侣。”

待这女子说道吃鱼时,展昭忍不住咽了口口水。白玉堂在屏风后本就生气,这一咽口水,可把他惹得炸毛,也不管三七二十一,在猫的喉结上重重咬了一口。展昭忍不住闷哼一声,抬手摸去只觉那出火辣辣地疼。白玉堂也被自己的举动吓了一跳,他气展昭听到鱼时的反应,又羞恼自己竟如此失态,瞪了猫一眼,转身回后院去了。

展昭忙跟上,他说不清楚心里这股莫名的开心,明明脖颈被咬得很疼,心里却是甜的。他跟着白玉堂走了一路,惹得白玉堂忍不住回头问他,声音恶狠狠的,“你不去看你未来的娘子跟着我做甚?”

展昭心道我和那女子毫无关系,为何要去看她,这耗子心里不开心又要找人撒气了。他叹口气,拉了白玉堂的手,白玉堂惊了一跳,条件反射想要甩开,却没挣动,“臭猫,你放开我,两个大男人在这拉拉扯扯成何体统?”
“那你咬我脖子又成什么体统了?”

展昭原是跟他吵惯了,两人争锋相对,谁也不服。白玉堂目光落在他带牙印的脖子上,极不自在,又转过头去,闭口不言。这可苦了展昭。他为人忠厚,入了庙堂后更是锋芒内敛,仿佛身上所有的少年意气和争锋相对只有对着白玉堂才能展露那么一星半点,让人想起他不过是个双十年华的少年侠客。这时白玉堂突然不接话了,他也一时不知如何是好,只当自己又惹他生气了。

“小白鼠,”展昭开始试着尬聊,“自我醒来都没有和你单独聊聊,我想知道你是如何救我回府的?”

白玉堂没好气,“八卦小报不传遍了吗,你这些天还没听腻?”

“不,我想知道,你那么怕水,是怎么从潭里出来的。” 


评论(25)

热度(78)